返回
印刷出版
分类

三大动力支持 中国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

日期: 2019-11-14 17:20 浏览次数 : 57

中国经济仍然拥有巨大的潜能、回旋余地、内在韧性,完全有条件长期保持中高速增长。习近平主席17日在人民大会堂会见出席第七轮中美工商领袖和前高官对话的美方代表时表示。习主席对中国经济前景的信心满满也打消了部分国际投资者对中国经济前景的担忧。

  中央电视台记者:

17日,李嘉诚公开表示继续看好中国经济。18日,韩国国家退休基金(NPS)表示,看好中国经济前景,正在考虑增加在中国的投资。前摩根士丹利亚洲区总裁、耶鲁大学高级研究员斯蒂芬罗奇认为,中国经济要好于投资者预期,它没有市场所预期的那么差。尽管中国经济存在一些地方政府债务、房地产市场的去杠杆化等问题,但是罗奇认为中国政府有能力、并正在解决这些问题。 笔者认为,虽然中国经济下行压力依然存在,面临的困难不可低估,但是,中国的举手投足仍然是世界关注的焦点。中国经济源源不断的增长动力,早已是拉动全球经济前进的马车。 具体来说,笔者认为,中国经济长期保持中高速增长有三大支持理由。 首先,从基本面来看,中国经济仍具有保持中高速增长的动力,经济增长稳定性在提高。上半年GDP增长7%,无疑是一个不错的增长速度。它表明经济实现缓中趋稳、稳中向好的走势。上半年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60%,比去年同期提高了5.7个百分点。这说明现在需求结构变化符合调控方向,结构在继续优化。 同时,新业态给消费带来了更广阔的空间,上半年网上零售额继续保持较高增长速度,在过去两年连续高增长的基础之上,今年上半年增长速度将近40%。在消费增长的背后,是民生的改善。上半年居民收入同比实际增长7.6%,快于GDP增速,这使得居民消费能够保持稳定的增长。 其次,工业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信息化成为支撑中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来源。尤其是现在以互联网技术,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蓬勃发展,而且加快与城镇化、制造业和工业化的融合,又催生了经济增长的新业态,培育了一些新动力。从基本面的情况看,新四化会带来新投资需求和消费需求,将对中国经济产生巨大的推动力。 第三,深化改革成为经济增长的动力和活力。去年以来,政府不断地加大改革力度,中国的起飞、中国的发展得益于改革,当前面临的问题和困难还需要深化改革开放来解决。今年以来,财税、投融资、价格等领域市场化改革不断深入,消除市场准入限制、促进公平竞争的措施接连推出,围绕推进结构调整的改革力度加大,改革会增添经济增长的动力和活力。 由此来看,中国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是有理由的,今后一个时期不但有保持中高速增长的良好条件,而且具备持续发展的不竭动力。 关键词:中国经济

  我们注意到刚才发布的数据里面,从季度上看,二季度经济的增速已经略有提高,请问盛来运司长,您觉得这个数字意味着中国的经济已经企稳见底了吗?您怎么看目前的经济形势和未来的经济走势?谢谢。

  盛来运:

  谢谢你的提问,关于上半年经济运行情况,我想用三句话来概括,经济运行总体平稳,结构调整稳中有进,转型升级势头良好。简单的用12个字概括,总体平稳,稳中有进,稳中有升。

  经济运行总体平稳,主要表现在五个“稳”上,就是增长趋稳、就业总体稳定、物价基本平稳、农业稳固、居民收入稳定增长。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长7.4%,其中二季度增长7.5%,比一季度稍快了0.1个百分点。城镇新增就业人员超过700万人,农村外出务工劳动力数量同比增长1.8%,增加307万人,所以说就业也是总体稳定的。上半年居民消费价格同比上涨2.3%。1—6月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基本上是在1.8%和2.5%之间相对平稳运行。上半年农业生产形势还不错,夏粮丰收,增长3.6%。居民收入无论是城镇还是农村居民收入继续保持较快增长。所以,以上这些主要指标说明,当前经济运行总体是平稳的,仍在合理区间。

  结构调整稳中有进,主要是体现在五个“进”上。一是产业结构上有进。上半年第三产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是46.6%,继续提升,比去年同期提升了1.3个百分点。二是需求结构上也是有进的。内需继续成为推动经济增长的主动力,上半年内需对GDP的贡献是102.9%。三是地区结构上也是有进的,东中西部地区的协调性进一步增强。四是居民收入分配结构上也是有进的。刚才我发布的数据显示,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继续缩小。总体居民收入的增长速度比财政收入和企业利润增速分别高2个百分点和1个百分点,意味着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是提升的。五是节能减排上也有进。上半年单位GDP能耗同比下降4.2%。这些情况说明我们在结构调整上继续取得新的进展。

  转型升级稳中有升,主要是在经济趋稳的同时经济结构发生一些深刻的变化,新产业、新业态、新产品在分化中孕育,在分化中成长,现在应该说势头非常好。在产业领域,主要是高技术产业和装备制造业发展势头良好,比传统工业增速普遍要高。在消费领域主要是网购、电子商务等新业态势头良好。在投资领域主要表现在战略性新兴产业、现代服务业势头良好。从企业层面上来讲,我们调研的时候发现,凡是具有创新能力,而且勇于创新的企业增长势头都不错。在产品这个层次上来看,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自主产品销售很好。以上这些情况说明当前中国经济在升级阶段正在积蓄新能量,这种新的能量和传统的产业力量正处于胶着的状态,我们感觉到中国的产业在结构调整和升级上正在孕育着一种重大的突破。

  总之,上半年在市场的作用下,在政策的引导下,国民经济呈现出总体平稳,稳中有进,稳中有升的良好态势。但是我要强调一点,我们不能盲目乐观,因为当前的形势还是比较错综复杂。传统产业的调整,这种阵痛还要持续一段时间,所以经济中间仍面临一定的下行压力,这种情况下我们应该顶着压力,迎难而上,继续坚持改革创新,继续坚持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不动摇,继续巩固经济趋稳向好的势头,谢谢你!

  凤凰卫视记者:

5533美高梅官方网站,  房地产开发方面,上半年的几个指标都是同比增速有所回落,下半年房地产市场的变化是否会给经济带来更大的下行压力?谢谢!

  盛来运:

  谢谢你的提问。上半年正如你所说的房地产市场出现了分化调整的态势,1—6月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6%,销售额下降6.7%。不同地区房地产价格也出现了分化,二三线城市房地产价格出现了往下调整的态势。出现这种情况我觉得有两个原因:一是去年同比基数比较高。今年的1—6月份商品房销售面积为4.8亿平方米,去年同期是5.1亿,而且去年上半年增长速度将近30%,在这样高基数的情况下出现回落也是很正常的。二是市场自身的内生调整需要,上半年房地产市场出现回落也是一种向理性回归的正常反应。

  房地产市场的分化调整,短期来讲确实对经济的运行产生一定压力,但是我们相信房地产市场的这种调控从长期来讲,既有利于房地产市场本身的健康运行,也有利于国民经济可持续健康发展。谢谢你!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

  我们看到刚刚发布的这份半年报之中,包括您刚才也提到上半年第三产业服务业增速和比重再次超过了第二产业,请问这种趋势是否有望延续。另外,有分析认为很快服务业占GDP的比重就会超过五成,对此您怎么看?房价未来看有一定的下行风险,从第一季度来看楼市分化比较加剧,现在来看一二线城市房价也出现了松动,您认为未来的趋势还会怎么发展?谢谢。

  盛来运:

  谢谢你。关于你问的房价问题,你再耐心等待两天,18日我们将发布70个大中城市的房价指数数据。你第一个问题提的非常好,我重点回答你的第一个问题。服务业增加值这两年增长速度加快,服务业增速超过第二产业,而且占GDP的比重也超过第二产业。我们觉得这是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的一个重大变化,也是经济缓中趋稳中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去年三产占GDP的比重为46.1%,第一次超过二产,今年上半年三产占GDP的比重是46.6%,继续保持这样一种增速快于第二产业,占GDP比重继续提高的势头。我们觉得这是趋势性的,这就意味着中国经济正在由原来的工业主导型经济向服务主导型经济转变,这种趋势将对中国经济增长、就业以及各个方面带来深远而持久的影响,值得高度关注。

  结合国外的实践,我们比较发现服务业主导型经济有几大特点。首先,可能会促使经济增速放缓。因为服务业的产业链条相对短,投资的强度不如工业,劳动生产率短期来讲也不如工业,服务业的增长短期之内不一定能弥补工业增速下行带来的影响,这也可能使增长速度趋于下滑放缓。第二,可能有利于提升经济增长的稳定性。因为服务业主要是满足国内需求,受国际之间汇率和价格的变化影响相对较小。因为服务业主要是为了满足消费需求,消费支持经济,本身增长动力上有一定的稳定性。这样来讲,服务业主导型经济的增长可能是波动相对较小,趋于稳定的。第三,服务业是劳动密集型产业,对就业的吸纳能力比较强,就业弹性可能会趋于提高。第四,有利于促进居民收入增长,就业人员增加,劳动在社会财富中的分配比重会提高,还有利于促进收入的分配。第五,提升消费能够促使投资和消费的关系合理化。服务业主要是为了满足消费需求,所以有利于提高消费的倾向和潜力。

  回顾过去两年,中国经济运行的一些特点,比如增速放缓,稳定性增加,投资也处于增速换挡,消费保持稳定,就业形势在经济增速趋缓的同时稳中向好,这些特点我们认为与中国服务业的加快发展、结构上的巨大变化是有紧密关系的。我们认为应该重视这种趋势性的变化,要顺应规律、顺应经济发展的大势,因势利导,加快生产性服务业和生活性服务业的发展,推动整个服务业的发展以带动中国经济的转型升级,谢谢你。

  北京电视台记者:

  我想请问一季度经济数据出炉之后,国务院采取了一系列微刺激政策来保障经济的平稳运行,请问这些微刺激的政策对经济的提振有哪些影响,上半年我们有哪些新的举措?

  盛来运:

  上半年针对国内外复杂严峻的形势和经济下行的压力,党中央、国务院在保持政策连续性和稳定性的基础上实施了预调、微调,在坚持区间调控的基础上更加重视定向调控,出台一系列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的政策措施。这些政策措施彼此相互关联,既是促改革的政策也是稳增长的政策,在一定程度上又是跟结构调整结合在一起。这个政策既利于当前又利于长远,这些政策措施是一揽子的调结构、促改革、稳增长的政策措施。

  从上半年的情况来看,政策的效应应该说还是不错的,尤其是从二季度和6月份的情况来看,政策效应正在显现,以6月份为例,一些指标都出现了积极变化,二季度经济运行的状况也比一季度要好。比如,市场预期继续好转,大家熟悉的PMI指数6月份达到51%,连续4个月回升;固定资产投资增长速度止跌企稳,1—6月份增速为17.3%,比1—5月份回升0.1个百分点;工业也在回升回暖,6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9.2%,比5月份提升0.4个百分点;同时还有相关一些指标,发电量、货运量二季度的时候都有一些积极变化。所以我觉得这些变化说明中央一系列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的政策措施是及时的,有效的,今后一个阶段我觉得重要的是要抓好政策的落实。谢谢你。

  金融时报记者:

  两个问题:第一,能不能帮我们分析一下GDP的投资、消费和出口的比例?第二,您感到创新行业做得比较好,能不能再补充一下在老工业基地,比如靠煤炭或者是靠钢铁的地区,你们有没有分析那边的经济怎么样,中国的经济有没有越来越不平衡?谢谢。

  盛来运:

  关于三大需求对GDP增长的贡献率,上半年最终消费对GDP增长的贡献率是54.4%,拉动GDP增长4个百分点,资本形成总额对GDP增长的贡献率是48.5%,拉动GDP增长3.6个百分点。货物及服务净出口对GDP增长的贡献率是负的2.9%,负拉动GDP增长0.2个百分点。

  关于老工业基地的调整转型情况,上半年趋势是部分老工业基地,尤其是传统的化工或者是原材料老工业基地面临着着很大的挑战,有些省的经济增速出现了回落。这种回落一方面是因为传统的行业产能过剩比较严重,在市场调节下,这些行业面临着较大的挑战。在经济增长方面,这些地区所面临的调整和转型的阵痛要更大一些。

  另外强调一点,部分省的老工业基地增速出现下滑,也与这些地区省委省政府积极地按照中央的要求,主动调结构、转方式是有关系的。从这个角度来讲,这些老工业基地短期面临的一些回落,正是调结构转方式的结果,也是主动作为、按照市场的需要主动调整的结果。所以我们相信,只要是处理好稳增长、调结构、促改革的关系,老工业基地会再获新生,它的经济增长速度会继续保持中高速增长。因为这些地方多是工业化和城镇化没有完成的地区,后发优势比较明显,他们具有继续保持中高速增长的潜力和条件,关键是要顶住目前调结构转方式的压力,谢谢你。

  华尔街日报记者:

  根据最新的数据显示,中国的债务率比较高,这种债务对中国经济将会造成多大的危险,中国将会采取什么样的措施来化解债务危险?谢谢。

  盛来运:

  谢谢你,关于中国的债务问题中国政府高度重视,去年专门责成相关部门对地方债务进行清理。从所发布的结果来看,我们认为当前中国的地方债务仍处在可控的状态,仍低于国际安全线。这两年为了规范地方的借债行为,政府连续发了几个文件,而且要求各地加强对地方债务平台的清理、管理。我们觉得这些措施正在起到成效,我们相信中国的债务水平会继续保持在安全线以内,谢谢你。

  中国证券报记者:

  有两个问题想问盛司长:第一,您刚才也提到高新技术,包括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一些产业的发展情况,技术进步对于经济发展的贡献情况怎么样,我们有没有一些比较具体的数字或者是情况可以向大家介绍一下?第二,在您刚才提到的一系列国家微刺激政策中,我们注意到财政支出的速度,尤其是在五六月份的支出速度有很明显的上升,财政支出对于今年上半年经济的增长促进作用是怎样的,下半年财政支出重点方向,包括规模是怎样的趋势?谢谢。

  盛来运:

三大动力支持 中国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  关于技术进步对经济增长的贡献,这既涉及到方法问题,也涉及到基础数据问题,我们目前也在这方面进行进一步的测算,尤其是在加大方法制度改革的力度,增加反映技术创新、技术进步的投入和效果的一些指标,我们相信这方面的信息会越来越完善。上半年从工业来看,高技术产业增加值的增长速度为12.4%,比规模以上工业的平均水平高3.6个百分点。从我刚才发布的像全口径的网上零售额增长了48.3%,从这些新产业、新业态的发展情况来看,应该说技术创新起到了非常好的推动作用,技术进步对经济增长,尤其对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的贡献不断增加,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关于财政支出政策方面的内容,今年以来,党中央、国务院一直坚持积极的财政政策,政策的趋向非常明确,财政政策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的重要的作用也是不言而喻的,有关一些支出结构方面的变化和布局的重点,我建议您可以咨询相关主管部门,可能会得到更加准确的信息,谢谢你。

  深圳卫视记者:

  关于下半年经济运行,一方面我们看到统计数据显示,中国的房地产销售保持上半年负增长的态势,与此同时您也提到,像外需领域在上半年的表现是拉低了整个GDP增长态势,从面临下半年经济运行的压力来看,您能不能为我们讲述一下所面临的压力来自哪些领域。此外,想请您预测一下,从目前整个表现来看,能不能实现全年7.5的发展目标?

  盛来运:

三大动力支持 中国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  从下半年的情况来看,我们觉得形势仍然比较错综复杂,既有推动经济持续稳定回升的动力,也确实有制约经济快速发展的压力。从影响因素来看,中国经济现在正处在转型升级、结构调整的关键阶段,三期叠加的影响仍将持续,结构调整的阵痛在传统行业、在传统领域还是比较大,包括房地产调整,短期来讲也有一些影响,但是综合来看,我们觉得中国经济发展的基本面没有变,支撑经济增长的动力要远大于下行的压力,所以中国经济有能力、有潜力、有回旋余地,有条件保持经济持续较快发展。

  从有利条件来讲,中国工业化和城镇化没有完成,新兴工业化、信息化、农业现代化和城镇化,这“四化”仍是推动中国经济长期发展的基本动力。十八届三中全会以后改革的力度不断加大,今年政府出台了很多改革政策措施,改革开放和创新继续会增加经济发展的动力和活力。同时今年以来,出台的一系列政策措施的效应、效果也正在显现。即使是面临较大挑战的出口和房地产领域的指标增速来看,出口增速在最近几个月温和回升,房地产降幅收窄。从以上这些情况来看,我觉得下半年经济保持平稳运行,较快增长还是有条件的。还是那句话,关键是一定要坚定信心、稳定预期、振奋精神、狠抓落实,只要我们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的各项决策部署,我觉得保持中国经济平稳较快发展,巩固经济企稳向好的势头是完全可能的。谢谢你。

  中国矿业报记者:

三大动力支持 中国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  我们知道今年上半年采矿业作为传统产业,其中的煤炭、铁矿、有色企业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亏损。从刚才的资料当中看到,在这样的情况下采矿业产值和采矿业固定资产投资仍然保持百分之四点多的增长速度,这是不是处于合理的区间?根据您所掌握的情况,预测一下下半年,甚至未来更长一段时间内采矿业的发展走势?谢谢。

  盛来运:

  谢谢。您很细心,能够观察数据的细微变化,采矿业,包括整个有色金属的冶炼,这些传统行业,近两年确实面临比较大的挑战,价格下滑得比较多,产能还在释放之中,市场的供求矛盾是比较大的。调整的压力和转型的压力都比较大。在市场的倒逼下,这些行业的很多企业主动调结构、转方式来生产适应市场需求的产品,行业总的规模还是保持了一定增长,但是增长速度跟过去一段时间、跟过去几十年发展的平均增长速度比还是大幅回落的。

  确实值得关注的是产能,包括生产量还是在继续增长,甚至在某些领域某些产品的增速还是大于需求增速,这会加大库存压力,这也说明今后一段时间这些行业领域调整的任务任重而道远。但是我们相信这些传统的行业,只要能够利用好这次经济增长趋稳的时机,加大调结构、转方式的力度,顺应市场倒逼机制,主动调整,也会克服当前的一些困难,重新获得更大的发展。谢谢你。